勐海县 江川县 湖北省 开封市 临城县 德惠市 英德市 汝州市 江北区 扶绥县 榕江县 武宣县 丹阳市 长顺县 富顺县 内乡县
新华网 正文
“共享护士”有违规执业的“死穴”
2019-10-15 08:34:12 来源: 新京报
关注新华网
微博
Qzone
评论
图集

  就目前来说,“共享护士”尚未发生严重事故,各方都是“得利者”。但是,万一发生医疗事故,就可能出现法律责任不明的问题,到时倒霉的还是患者本身。

  在共享经济的大潮之下,“共享护士”上门服务腾空而出,给病患带来了很多方便,但也引发了不小的争议。一些因为得了直肠癌而接受造口手术的患者,以往必须到医院换造口袋,这成为了他们的心病,如今“共享护士”的APP,直接省去了路上和就诊排队的时间,花了不到200元就能叫护士上门服务。

  不少用户称这是“花不多的钱,享受到在医院享受不到的服务”,有媒体盛赞共享护士“直面护理短板,打破传统医疗行业壁垒”。但这个行业还有另一面。

  比如,有的护士明知上门抽血属于违规的诊疗行为,还是接了私活;再比如,“美白针”本来就属灰色医美服务,是正规医疗机构所禁止的,但很多“共享护士”却堂而皇之地提供这种服务。甚至之前就有报道称,一些“共享护士”只遵“患嘱”不看处方,直接为患者输液,引发不适症状。

  的确,护士的护理服务,本质还是医疗服务行为,它性质不同于普通上门家政服务。打针、输液这些护理服务看似简单,却是以整个医疗机构的专业水平、硬件设备作为安全保障的。比如,正规医院的输液室会有严格的验药、配制程序,以及医生值班和抢救设备。这是到家服务的“共享护士”根本不具备的。她们无法知晓药品来源是否合法,是否有危害,一旦出现用药反应,也没有相应的抢救设备与医生的指导,就可能出现医疗风险。

  从法律制度上来说,“共享护士”做兼职,在执业医疗机构之外提供医疗服务,本身与现行的护士执业制度就有抵触。早在2017年3月,上海市卫计委曾明确表态,共享护士属于违规执业,护士“在未取得《医疗执业许可证》的情况下,不得提供医疗和护理服务”;而护士与网约平台签约的问题也涉嫌违规。

  就目前来说,“共享护士”尚未发生严重事故,各方都是“得利者”:患者得到了便捷的护理服务;护士得到了额外收入;平台方更是借“互联网+”、O2O的概念讲足了故事。但是,万一发生医疗事故,就可能出现法律责任不明的问题:到底是平台担责,还是护士个人担责?到时倒霉的还是患者本身。

  对于“共享护士”这个新兴行业,一棍子打死对职能部门来说是最省力的。但是,也需要看到“共享护士”背后群众的正当诉求。中国正在进入“老龄化社会”。到2020年,全国60岁以上老年人口将增加到2.55亿人,其中独居和空巢老年人将增加到1.18亿人。对这些老人来说,如果能有上门服务的“共享护士”的确是一大惠民之举。对于护士来说,也通过“共享护士”服务能体现自身价值。

  一边是公众对于到家护理服务的需求,另一边是大如天的医疗安全,两者都应该进入决策者的考量范围。事实上,这些年来,国家卫生部门对于医生多点执业,进行了多方鼓励以及政策支持,就是希望医生能够人尽其才,打破医疗资源的地域分配僵局,能够让优秀医疗资源惠及更多的患者。“共享护士”和“多点执业”是同一个道理。

  “共享护士”已经野蛮生长了多年,希望职能部门能延续政府对于互联网“审慎包容”的理念,创新监管模式,能在准入、保险、平台责任等多方面规范这个新兴行业,让这个新兴行业摆脱灰色。□沈彬(媒体人)

+1
【纠错】 责任编辑: 马若虎
相关新闻
  • “侠女护士”多了,医托才不会横行
    侠女护士”没有曳尾于涂,是出于最朴素的“路见不平一声吼”的价值观。面对不公之事,每个人都需要这样的义愤,每个人都应保持一份侠义心肠,有了这样的氛围,正义才能充盈于这个社会的日常。
    2019-10-15 08:29:25
  • 治理过度医疗,何以病人吃药
    单纯的总量控制是没有办法解决问题的,监管还需要深入到细节之中,识别哪些是正常需求,哪些则属于过度医疗,进而让医院形成只选对的不选贵的医疗机制,才是解决问题的根本。
    2019-10-15 08:38:04
  • 对虚假医疗广告绝不姑息
    在我国,虽然允许非处方药在大众媒体上做广告,但鉴于当前明显偏营销的环境,也有必要考虑加以最严厉的限制,甚至禁止部分品牌广告投放。
    2019-10-15 08:47:10
新闻评论
加载更多
北京动物园:大熊猫淋浴享清凉
北京动物园:大熊猫淋浴享清凉
日出而作
日出而作
江苏海安:玫瑰香溢致富路
江苏海安:玫瑰香溢致富路
宁夏:黄河两岸 稻田如画
宁夏:黄河两岸 稻田如画

?
010020060700000000000000011104851122826844